HOT熱點資訊

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2019-02-21

紅星新聞2月20日報導,正月十二,山村里還是一派過年的喜悅氣氛。誰也沒有預料到,已經多年未回家過年的宜賓市筠連縣巡司鎮梧桐村28歲青年郝中友,化作一壇骨灰,回到了故鄉。2天后的2月18日,元宵節前一天清晨,在女兒、母親的啜泣聲中,郝中友被埋葬在了父親的身邊。

一起被埋葬的,還有他“等將來火了,就不用上班了”的“網紅”夢想。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的遺像 本文圖片均來自紅星新聞

正月初五,2月9日下午,遠在浙江紹興柯橋打工的“快手”用戶郝中友,在拍攝“跳河”短視頻時不幸頭部觸底受傷,經搶救無效死亡。事發前,郝中友曾告訴同鄉網友黃一虎(化名),等他火了,以後就可以不用上班了,“就靠直播賺錢”。

拍短視頻,主播跳河身亡

事發2月9日,己亥年新年正月初五,無論浙江還是四川,張燈結彩年味正濃。

據浙江當地媒體報導,“快手”主播“社會與你四川耗子哥”於當日下午,邀約同樣喜歡刷小視頻的柯橋區外來務工者黃一虎充當其攝影師拍攝短視頻,視頻內容是身著單薄布條道具服裝的“耗子哥”,從柯橋迎駕橋小區附近的河坎上,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

“耗子哥”真名郝中友,28周歲,四川省宜賓市筠連縣巡司鎮梧桐村八組村民。而黃一虎也是筠連人,兩人因刷小視頻通過網路平台認識。得知是筠連老鄉後,彼此添加了微信。黃一虎曾於事後告訴當地媒體記者,他和郝中友從認識到出事,尚不到一個小時。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跳水視頻截圖

至今,在郝中友二叔郝從林手機里,還保留著他趕到浙江紹興後得到的那段時長13秒的短視頻。視頻中,郝中友赤足站在河邊的大理石台坎上,身穿被撕成布條狀的道具服,非常單薄。黃一虎沒有出現在畫面中,他左手持郝中友手機,右手拿自己的手機拍攝。

“來吧,三二一。”視頻中的郝中友表情輕鬆,面朝河面,左手對準手機,比劃出手勢。“很多老鐵說我拍段子,不那個(刺激)。今天我就給大家(來點刺激的),提醒朋友們現在只有(攝氏)四度,我就在這裡給大家老鐵們拍個跳水的段子。”郝中友說完,縱身跳進河裡。郝中友操著口音濃重的“川普”,有些口齒不清。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跳水視頻截圖

13秒的視頻戛然而止,這個視頻成為郝中友生命中最後的影像,“拍個跳水的段子”也成為他和這個世界最後的對話。黃一虎很快發現入水後的郝中友情況不對,在路人的幫助下將其從河中撈出送醫。黃一虎告訴媒體,他下到河裡才發現河水很淺,不到他膝蓋位置,他發現郝中友頭、面部有傷。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跳水視頻截圖

黃一虎稱事發前曾勸說郝中友放棄,但沒有成功。黃一虎曾對媒體表示,“在事發前短暫的閒聊中,郝中友向他透露說之前直播過在安昌古鎮過年的小視頻,很受歡迎,賺了幾百塊錢,大受鼓舞,決定要好好經營直播賬號,還和他分享了自己對未來的展望。”黃一虎還對媒體透露:“他說,等他火了,以後就可以不用上班了,就靠直播賺錢。”

視頻顯示,郝中友頭部在前,斜刺、下栽入水。後郝中友送醫不治,經當地警方調查,排除了他殺嫌疑。

網紅夢斷,留下九歲獨生女

2月9日21時左右,宜賓筠連巡司鎮一間出租房內,31歲的郝中羅剛剛收拾完家裡。妻子的電話突然響起,“來電人自稱是紹興柯橋齊賢派出所,他說我弟弟下午拍快手出事了。”郝中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近年看新聞電信詐欺案多,他不敢相信。委託了老家一名在柯橋打工的鄰居,到派出所提示的醫院打探,才知道弟弟真沒了。

“當時買不到機票,也買不到高鐵票了。”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老實巴交的郝中羅不知所措,趕緊給二叔郝從林打電話,叔侄商量,只能從巡司包個車前往浙江。郝中羅告訴記者,大概在過年前幾天,他才在“快手”上意外發現了弟弟的賬號,郝中羅萬萬沒想到,他關注弟弟的快手賬號僅十天左右,就傳來了噩耗。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女兒抱著他的遺像

據了解,郝中友外出浙江不久談了對象,很快生下女兒。可是不到兩年,老家在河南的“妻子”和他分手,郝中友把女兒交給母親撫養。長輩們告訴記者,郝中友每個月會象徵性的給女兒寄點生活費,但金額並不固定。郝中友母親再婚後,把孫女帶到了另一個村子生活、讀書,承擔了撫養重任。

過去九年時間裡,女兒與郝中友沒見過幾次面,因此即使爸爸死了,女兒也鮮有感情流露。“以前好歹她還有父親,現在父親死了,她將來生活怎么辦?”郝中友女兒的生計問題,成了郝家人爭論的新話題。

以身涉險,或因過於渴望關注

郝中友的家在一個大山溝的岩邊上,是巡司鎮最偏遠的村民小組之一。溝深岩陡,沒有水田,乾旱嚴重,當地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郝中友家中兄弟四人,其排行老二。大哥郝中羅很小就被堂哥帶出打工,16年前掙的錢,把原來的土坯草房改成了磚房,由於長久無人居住,磚房到處漏水,家徒四壁。兩個弟弟分別在廣西和貴州,做了上門女婿。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的家坐落在這個山村里

郝父在世時長年患病,近乎喪失勞動能力,約10年前去世。郝中友和大哥一樣,大概只有國小三年級文化程度,十多歲開始打工。父親去世後,郝中友遠走浙江,平均兩三年才回家一次。每次回來,郝中友都住在大哥家的房子裡,雖然沒有分家,但大哥總覺得郝中友和自己不是一路人。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平台快手帳號截圖

在“快手”平台上,郝中友自稱是廚師,但郝中羅對他的職業並不肯定。“聽說他當過廚師,後來又在送快遞。”郝中羅告訴記者,他和二弟感情生疏。快手註冊信息中,郝中友還介紹了他家鄉巡司鎮的天然溫泉,但親友說他沒錢去泡巡司的付費溫泉。自己的文化程度,郝中友也從未提及。

郝中友的堂哥分析,郝中友老婆離他而去或跟家庭貧困有關。在年前發布的視頻中,郝中友兩次提到自己“單身求帶走”。在郝中羅眼裡,年近29歲的弟弟“一直混得不怎么樣”。作為長兄,郝中羅也不知道二弟在浙江有沒有女朋友,甚至完全不知道他的人際圈子。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平台快手帳號截圖

郝中羅注意到,弟弟發布在快手的視頻一共有90多個,最開始都是唱歌的,沒多少人看;後來在一個公園裡拍些無聊視頻,也被指沒有吸引力。“一次過年的視頻,被打賞了,可能就鼓勵了他。”郝中羅說,弟弟跳河時穿的道具服,此前幾天曾穿著假裝乞丐拍攝視頻,快手帳號冬粉有所增加。記者注意到,在“乞丐”視頻的封面上,仍能見到郝中友留言“為了漲點粉,今……”幾個字,顯示其拍此視頻是為了“漲粉”。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不幸身亡,曾稱“火了不用上班”

郝中友平台快手帳號截圖,曾留言“為漲粉拍視頻”

可是,事發時,郝中友的帳號仍然只有386個冬粉。“以身犯險,可能是因為剛剛入門,太過於渴望被網友關注,結果事與願違。”瀘州一位百萬冬粉級“網紅”分析郝中友的冒險行為。

未紅先死,留下一堆“爛攤子”

“天靈蓋上撞出一個洞,警察說胸腔里都是血。”郝中羅告訴記者,正月初七,他們奔波近40小時才趕到柯橋,查看了屍體。此後,還見到了為郝中友拍攝視頻的筠連同鄉黃一虎。“聽說他在當地殺魚,挺老實的一個人。”郝中羅說,黃一虎比郝中友年長,家庭也不富裕。

在當地司法局的調解下,郝中羅與黃一虎達成協定,由黃一虎一次性補償經濟損失一萬元,以後每月給郝中友女兒300元生活費,直到孩子年屆18周歲。“錢打到我母親卡上, 她在照顧孩子。”郝中羅說,他和家屬都比較認可這個解調意見,此前他們拿到了事發時拍攝的短視頻,基本認可黃一虎在此事中沒有責任。

“按照我們老家的風俗,應該把遺體送回來安葬的。但為了省錢,只好火化,帶骨灰回來。”郝中羅告訴記者,在清點弟弟的遺物時, 只拿回了放在派出所的手機、退了500元的租房押金,而手機一直無法解鎖,尚不知其手機賬戶上是否有錢。郝中羅說,以他對弟弟的了解,即使有錢,也不多。

“死者為大,入土為安。”面對弟弟的突發悲劇,郝中羅甚至沒有時間和精力悲傷,他頂著壓力,借了三四萬塊錢,料理弟弟的後事。郝中羅指著滿院的餐桌椅告訴記者,這些東西都是租的,還有買的肉菜、香燭紙錢等喪葬品,都是賒來的。

“將來打工,白乾一年才能還清欠債。”郝中羅的無奈,妻子默默無語,郝中羅家兩個孩子讀書,妻子在家照管孩子無法工作,全靠郝中羅一人掙錢養家。老家有人認為,郝中友“網紅夢”斷,留下一堆“爛攤子”。

快手回應,危險視頻無法通過審核

讓郝家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郝中友的快手帳號,在當地媒體曝光此事後不久就“失蹤”了,此前所發布的90多個視頻也疑被清理。“人死了,手機、賬號都有密碼,誰能清空他的賬號?”

郝中羅說,以前在快手平台搜尋“四川耗子”“耗子哥”等關鍵字,郝中友的賬號羅列其中,“我認得他頭像照片,一眼就能找出來,看看他又拍了什麼。”紅星新聞記者根據郝中友的快手帳號精準搜尋,也沒有檢索到郝中友的帳號。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郝中友沒有主動與哥哥、弟弟甚至老家任何親友聯繫過。而郝中羅主動關注弟弟的快手帳號,靜靜地做個旁觀者,這成了春節期間兄弟倆最獨特的情感紐帶。現在郝中友突然死亡,哥哥連通過弟弟的快手帳號,尋找記憶片段也成了奢望。

曾經有人建議郝中羅找涉事快手平台討說法,但郝中羅思前想後放棄了:“快手太強大,我們太弱小,我們沒那個能力。”

2月19日,快手平台回應紅星新聞稱:“平台對危險行為有管理規定,(郝中友拍攝的視頻)即使上傳也無法通過審核。”該平台表示,“短視頻是大家記錄生活、休閒娛樂的方式,希望大家理性對待,錄製視頻時注意安全,切勿為了博取關注冒險拍攝。”為何賬號突然被註銷,視頻全部被清空?又是誰做的?對此快手並沒有作出相關回應。

律師說法

律師觀點一:沒有任何冬粉值得去冒生命之險

四川明炬(龍泉驛)律師事務所律師王仁根表示,這位直播小伙用生命的代價再次警醒沉迷於直播服務的表演者,切勿求新求奇求刺激,從事危險性的直播活動,類似的悲劇已經不是一起兩起,再高的關注度、再多的打賞,在可能遭受意外的生命面前,都毫無意義。

作為直播平台,必須擔負起主體責任,嚴禁渲染驚險、刺激、低俗、血腥的直播視頻出現,嚴格抵制類似的直播活動。王仁根認為:網安、網信等主管部門應當進一步加大監管力度,對於無視法律法規,我行我素的直播平台和表演者,依法予以嚴懲,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時刻保持風清氣正的網路生態。

律師觀點二:網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四川方策律師事務所郭剛律師認為,首先本案中受害人郝中友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該為其自身死亡承擔主要責任;其次,黃一虎作為同行者與拍攝者,也負有最大限度的善良注意、幫助、照顧等義務,包括勸阻郝中友不能過度大意、注意場所安全等。

郭剛認為短視頻平台主要承擔通知刪除和明知擔責義務,同時依據《網際網路信息服務管理辦法》中“網際網路信息服務提供者不得製作、複製、發布、傳播含有淫穢、色情、賭博、暴力等內容的信息”,以及《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第三條要求“提供網際網路直播服務,應當遵守法律法規,堅持正確導向,為廣大網民特別是青少年成長營造風清氣正的網路空間”的規定,應當加大審查力度。

(原題為《“火了就不用上班了”宜賓28歲小伙快手直播跳河 結果不幸身亡》)

快手 跳河 小伙 視頻 郝中友 弟弟 網紅 短視頻 黃一虎 耗子

相關熱點資訊

前夫去世2年女子得公公2套房繼承權 背後故事感人

前夫去世2年女子得公公2套房繼承權 背後故事感人

2019-02-21

今天凌晨反轉再反轉終未被公訴,見義勇為的趙宇和“反殺”的于海明差的是運氣?

今天凌晨反轉再反轉終未被公訴,見義勇為的趙宇和“反殺”的于海明差的是運氣?
今天凌晨反轉再反轉終未被公訴,見義勇為的趙宇和“反殺”的于海明差的是運氣?

2019-02-21

“火了就不用上班!”29歲小伙直播跳河,結果...

“火了就不用上班!”29歲小伙直播跳河,結果...
“火了就不用上班!”29歲小伙直播跳河,結果...
“火了就不用上班!”29歲小伙直播跳河,結果...

2019-02-18

新聞早餐:藝人長太像韓國政府也看不下去了!出政策建議減少出鏡

新聞早餐:藝人長太像韓國政府也看不下去了!出政策建議減少出鏡
新聞早餐:藝人長太像韓國政府也看不下去了!出政策建議減少出鏡
新聞早餐:藝人長太像韓國政府也看不下去了!出政策建議減少出鏡

2019-02-21

小伙昏迷漂在冰冷河中 十多村民手拉手搭人鏈跳河救人

小伙昏迷漂在冰冷河中 十多村民手拉手搭人鏈跳河救人

2019-02-19

溫泉谷被指拍女遊客暴露視頻 評論區現挑逗性留言

溫泉谷被指拍女遊客暴露視頻 評論區現挑逗性留言
溫泉谷被指拍女遊客暴露視頻 評論區現挑逗性留言
溫泉谷被指拍女遊客暴露視頻 評論區現挑逗性留言

2019-02-12

模仿網路視頻 陝西小伙將充電線放進身體 結果面紅耳赤去求醫

模仿網路視頻 陝西小伙將充電線放進身體 結果面紅耳赤去求醫
模仿網路視頻 陝西小伙將充電線放進身體 結果面紅耳赤去求醫
模仿網路視頻 陝西小伙將充電線放進身體 結果面紅耳赤去求醫

2019-02-13

真正的富有 是你臉上的微笑

真正的富有 是你臉上的微笑

2019-02-20

18歲少年被銬著關禁閉2天死亡 戒網癮學校5人獲刑

18歲少年被銬著關禁閉2天死亡 戒網癮學校5人獲刑
18歲少年被銬著關禁閉2天死亡 戒網癮學校5人獲刑
18歲少年被銬著關禁閉2天死亡 戒網癮學校5人獲刑

2019-02-21

“福州小伙救人反被拘”最新進展!檢方決定不起訴趙宇

“福州小伙救人反被拘”最新進展!檢方決定不起訴趙宇

2019-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