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熱點資訊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2019-01-16

1月10日,一年一度的“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學論壇·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在北京舉行。本次論壇公布了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六項入選項目,我市澄城縣劉家窪東周遺址榜上有名。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劉家窪遺址墓地地貌

劉家窪東周遺址被確認為芮國後期都邑遺址。該遺址出土了帶銘文的青銅器,其中有“芮公”“芮太子”銘文。此次發現為研究東周時期關中東部諸侯國的存滅概況,與北方其他民族的交流,政治格局變遷,人群流動和地方管理模式提供了絕佳的資料,對推動關中東部周代考古乃至周代歷史社會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據了解,“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學論壇”創始於2002年,是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考古雜誌社承辦的新世紀中國考古學術講壇,是中國最新考古信息的交流平台、重大考古發現的展示舞台和考古新進展的學術講台。“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學論壇·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六項入選項目為:廣東英德市青塘遺址、湖北沙洋縣城河新石器時代遺址、陝西延安市蘆山峁新石器時代遺址、陝西澄城縣劉家窪東周遺址、四川渠縣城壩遺址、河北張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

接下來,還您一個完整的芮國

揭開澄城劉家窪遺址芮國都邑之謎

2018年4月,一起聞名全國的盜墓大案登上央視《今日說法》,讓澄城成為熱議的話題。

隨著居安、段家河、魯家河等古墓葬群的相繼發現,珍貴文物的不斷出土面世,澄城的文化歷史地位引起廣泛關注。前幾日,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對外發布重大考古成果——劉家窪遺址出土了帶銘文的青銅器,其中有“芮公”“芮太子”銘文。

芮國不是第一次出現在近年的考古發現中。2005年,在距離劉家窪不足100公里的韓城市梁帶村的考古發掘中,隨著一大批珍貴精美文物的面世,這個沉睡數千年的諸侯國重見天日。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芮國是從商代晚期便已見諸史籍並經歷了西周和春秋早期的一個小國,芮與周室同源。公元前11世紀,周武王把卿士芮伯良夫封在芮邑。周成王在位時正式建立芮國,國君被稱為芮伯,曾在周王室擔任司徒的職務,長期出入於周王朝的政治中心,風光榮耀的時日達300餘年。只是到文獻記載的芮伯萬時期,逐漸淡出了周王朝的核心位置。至公元前640年,芮國被秦穆公所滅。

“綜合分析劉家窪遺址內的夯土建築、城牆、壕溝和墓葬形制、喪葬習俗等文化特徵,以及青銅器銘文,考古人員認為這裡是芮國後期的一處都城遺址及墓地。”據劉家窪遺址考古隊領隊、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種建榮介紹。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劉家窪遺址位於澄城縣王莊鎮劉家窪村西北,分布於洛河支流長寧河上游的魯家河兩岸。2016年年底發現有墓葬被盜,經申報國家文物局批准,陝西省考古研究院與市、縣相關文博單位組成聯合考古隊,對遺址進行全面勘探和搶救性發掘。

劉家窪遺址範圍約3平方公里,其西、南、北三面以自然沖溝為界,東面由一條人工壕溝與外相隔,由此以自然沖溝和人工壕溝相連組成一個封閉的大型遺址區域,東西2000米、南北1500米。魯家河穿遺址區中心而過,將遺址分為東、西兩區。兩區都勘探發現了一般居址密集區和墓地。現已確認的墓地有4處,共210餘座墓葬,東區3處,西區1處。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出土金器

據介紹,東Ⅰ區墓地共發掘大、中、小型墓葬71座、車馬坑2座、馬坑1座。其中有帶墓道的中字型大墓2座,西北部各有一座南北向車馬坑;大型豎穴土坑墓1座,四壁共9個壁龕。西區墓地共發掘墓葬44座,均為中、小型墓。兩座“中”字形大墓形制結構基本相同,總長、深度相當,長64米、深12米,槨室大小相若,均南北長7米,東西寬5米。兩墓均遭嚴重盜擾,但仍發掘清理出大量珍貴文物。一座劫後殘留各類隨葬品總計240件(組),另一座保存狀況相對較好,出土各類文物400件(組)。此外,兩墓都出土有大量的車馬器、不少兵器與少量玉器。保存狀況較好的“中”字型大墓的槨室東北角建鼓銅柱套上刻銘“芮公”作器,下壓的1件銅戈上亦有“芮行人”銘文。據此判斷,墓主當為春秋早中期的芮國國君。

另外,豎穴土坑大墓出土鑄有“芮公”的銅鼎、大量的車馬器,及罕見木格漆繪牆圍與多件漆器。但該墓未發現任何兵器,且葬俗與其他墓葬迥異,推測墓主可能為芮公夫人;東Ⅰ區的3座中型墓葬隨葬也很豐富。其中兩個中型墓出土有青銅器銘文資料,另一個中型墓出土的兩件鬲口沿上鑄有“芮太子白”等銘文。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出土銅鬲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出土銅簋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出土銅鼎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出土鈕鍾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出土鎛鍾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出土石磬

另外,豎穴土坑大墓出土鑄有“芮公”的銅鼎、大量的車馬器,及罕見木格漆繪牆圍與多件漆器。但該墓未發現任何兵器,且葬俗與其他墓葬迥異,推測墓主可能為芮公夫人;東Ⅰ區的3座中型墓葬隨葬也很豐富。其中兩個中型墓出土有青銅器銘文資料,另一個中型墓出土的兩件鬲口沿上鑄有“芮太子白”等銘文。

種建榮說,劉家窪這些大墓中出土的金首權杖、青銅鍑、鐵矛以及部分中、小型墓中出土的螺旋狀金耳環、金手鐲等飾物,充溢著濃厚的北方草原文化氣息。不同文化傳統、族系背景的居民共用同一墓地的現象,揭示了芮國後期民族、文化融合的真實圖景,呈現出地緣國家的基本特徵。

“中”字型大墓出土的樂器組合均為編鐘、編磬各兩套。豎穴土坑大墓則發現有五鎛九鈕編鐘配組方式,也是同時期最早的例證。幾座大型墓葬還配有多件建鼓、銅鉦、陶塤等,成為目前所知春秋早期墓葬出土樂懸制度中的最高級別,為我國古代樂器發展史和音樂考古的研究提供了重要資料。

此外,“中”字型大墓出土的三欄木床,四角加有青銅角飾,將中國使用床榻的歷史提前到春秋早期。

渭南這一項目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M1墓室

“此次劉家窪墓地的發現、發掘,揭開了陝西關中東部考古新的一頁。”種建榮表示,經過10年、20年的持續考古,把關中東部釐清,然後打通關中社會與周代社會的核心區域,這樣對周代社會問題的認識就會上升到一個高度。劉家窪墓地的發現上接梁帶村芮國墓地,為研究東周時期關中東部諸侯國的存滅概況、與北方其他民族的交流、政治格局變遷、人群流動和地方管理模式提供了絕佳的資料。

“劉家窪遺址的發掘,填補了芮國後期歷史的空白,帶給我們的絕不僅僅是珍貴的文物,還有更多的精神財富。我們準備以劉家窪、良周為中心,整合周鄰區域歷史文化資源,建設‘大良周文化景區’,並利用豐富的文化元素,推進良周秦漢宮景區的文化旅遊,讓文物古蹟真正‘活起來’!”澄城縣良周文管所所長劉百乾自信地說,劉家窪遺址,已經入選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學論壇·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六大項目,同時有望入選2018年中國考古十大新發現!(渭南日報)

相信,隨著考古工作的不斷推進

這個神秘的周代封國將漸漸顯露真容

劉家窪 遺址 芮國 中國 新發現 渭南 墓地 項目 銘文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學

相關熱點資訊

古墓被洗劫一空,專家勘察發現一物:永不展示

古墓被洗劫一空,專家勘察發現一物:永不展示
古墓被洗劫一空,專家勘察發現一物:永不展示
古墓被洗劫一空,專家勘察發現一物:永不展示

2018-08-23

【“會說話”的老物件】用過這種鉛筆刀,你就暴露了年齡

【“會說話”的老物件】用過這種鉛筆刀,你就暴露了年齡

2019-01-18

歷史大揭秘|芮國緣何從韓城梁帶村遷都澄城劉家窪?

歷史大揭秘|芮國緣何從韓城梁帶村遷都澄城劉家窪?

2019-01-03

神農架毛人流傳三千年,專家發現腳印數百個,至今沒捉到一個活的

神農架毛人流傳三千年,專家發現腳印數百個,至今沒捉到一個活的
神農架毛人流傳三千年,專家發現腳印數百個,至今沒捉到一個活的
神農架毛人流傳三千年,專家發現腳印數百個,至今沒捉到一個活的

2019-01-18

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揭曉

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揭曉
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揭曉
2018年中國考古新發現揭曉

2019-01-11

原創 神龍政變:“革唐為周”的武則天,為何在晚年會被逼下台

原創 神龍政變:“革唐為周”的武則天,為何在晚年會被逼下台

2019-09-14

金首權杖 青銅鍑 最高等級樂器套組出土 劉家窪遺址確定為 芮國後期都城

金首權杖 青銅鍑 最高等級樂器套組出土 劉家窪遺址確定為 芮國後期都城
金首權杖 青銅鍑 最高等級樂器套組出土 劉家窪遺址確定為 芮國後期都城
金首權杖 青銅鍑 最高等級樂器套組出土 劉家窪遺址確定為 芮國後期都城

2019-01-03

至今仍困擾專家的考古謎團

至今仍困擾專家的考古謎團
至今仍困擾專家的考古謎團
至今仍困擾專家的考古謎團

2019-01-16

考古揭秘④丨你一定不知道的劉家窪遺址芮國都邑之謎

考古揭秘④丨你一定不知道的劉家窪遺址芮國都邑之謎
考古揭秘④丨你一定不知道的劉家窪遺址芮國都邑之謎
考古揭秘④丨你一定不知道的劉家窪遺址芮國都邑之謎

2018-12-24

她才是歷史上的晴兒,比永琪高一輩,還未嫁人便香消玉殞!

她才是歷史上的晴兒,比永琪高一輩,還未嫁人便香消玉殞!
她才是歷史上的晴兒,比永琪高一輩,還未嫁人便香消玉殞!
她才是歷史上的晴兒,比永琪高一輩,還未嫁人便香消玉殞!

2019-09-14